your poem your pigeon

想把一条路走到尽头,想陪一个人直至分离。

三紫/挖出来的媳妇儿

没看到过这个cp就随便取名了啊...


就吴三省下过的墓而言,这一个不算邪乎,再加上他不知道事前从哪里搞来的地图,倒是一路走得挺顺当。他照着地图往主墓室走,才发现这墓道简直就是隧洞专业的大学生挖出来的啊!主棺没找到,倒是直接到了山的那头。


吴三省掏出匕首在身旁的树上刻了一道,往前走了两部看中一根斜生的枝桠往山沟子里一蹦、一荡,连滚带爬地到了对面山。他倒是的确没看走眼,那石门上不光是爬满了绿萝,还刻着不少玄妙的字符。


把主墓室藏到山对面来了?他没能忍住骂了句娘,思衬着一会儿要怎么把东西盘回去。脑子忙着那是手里也不落下,摸索几下没找到机关就特干脆地炸了墓门。


反正依他看这墓没什么玄乎的地方。虽然这样想,黄烟散去后他还是先扔了块石头进去。


石头落地的响声在空旷的山洞里回荡不绝,吴三省大大咧咧地走进去,明器的影儿都没见着,倒是正中的石头上盘腿坐了个人,仙风道骨的袍子和一头一尘不染的白发。


合着是信教,死后就搁这儿了?吴三省慢慢靠近石台,总觉得这呼吸声不止自己一个人的。他屏住呼吸,发现还是还是能听到喘气的声音。赶着几步蹿过去,黑驴蹄子都掏出来了,一晃眼,看见张自己的脸。


吓得他没立马把驴蹄子塞人嘴巴里去。


再仔细一瞧,脸是自己的没错,可皮肤比自己白,褶子还比自己少,简直就是那个人见人爱的高中时代的自己嘛!可惜他高中都没读完。


吴三省把驴蹄子撤下来,伸手在男人脖子底下摸了会儿,手感温凉但的确是正常人体温,也还有脉搏。他想了老半天,由着那张和自己一样的脸,把人抗了出去。


抗着个人就不能玩什么大猩猩荡树枝了,吴三省背着人往山沟里走。山沟子里全是杂生的野草,他还好,顶多是军用裤上挂点苍耳,外套破几条口子,他准备背回去的“古董”则几次三番被荆棘勾留住衣摆。吴三省没怎么在意,几次三番也都是生拉硬拽把人留着就好,等他好不容易站稳了脚准备歇口气再背人爬山的时候,才发现那人衣服全没了,他抬头一看,挂在罪魁祸首身上迎风飘扬呢。然后他发现那人睁着眼。


“大兄弟...”他呵呵干笑着把外套脱下来递给那人,趁自己半蹲着左手已经摸上了军靴外侧插着的刀子。那人看她一眼也没说什么,接过外套穿上了。冲锋衣的款式,虽然有点破烂但该遮的地方倒也全部遮住了。


“我吴三省,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啊?”


“紫胤。”


“别动!”趁紫胤摆弄衣服带子,吴三省猛地跳起来把匕首搁在他脖子上,“老子不知道你活了多少年,也他奶奶的不想知道你活了多少年。我把你抗出来是因为,因为你送去医学院研究特别有价值知道吗?你最好乖乖回到刚才那个扇两耳刮子都醒不过来的状态,然后让我把你带出去。”


“你把我吵醒的。”紫胤的话听起来特别无辜,他没什么表情地拽着金属拉链让那玩意儿尽量远离自己皮肤。吴三省恶声恶气地说了声别动,用牙咬住匕首,空出双手帮他把拉链拉上了。


“你照过镜子没?不觉得咱俩长得很邪门吗?”见紫胤全程没什么表情跟真明器一样乖,吴三省就撤了匕首,瘫在地上透气。


没得到回应,他摇了摇头,看天色再不走就迟了,虽然体力没有彻底恢复,但背着个人爬上去应该也不成问题。吴三省蹲下拍拍自己背示意紫胤上来,说来奇怪,人都醒了,他也没有想过让紫胤自己走。可能是因为潜意识里他就把这样一个活生生的大男人当了倒出来的明器吧。


他等了半天紫胤没上来,不耐烦地回头想要催促就被拉了起来,眼一花,已经是刚才那个墓道内了。地面一震,紫胤左手边的石板升了上去,露出摆放了一个精致红木棺材的墓室——竟然就是吴三省原本想找的主墓室。


他跟撞了鬼似的盯着紫胤,换来冷冰冰一句“我在门上设了障眼法。”


“她叫红玉。”紫胤自顾自地走进了墓室,他掀开棺盖,棺材里的尸首遇氧迅速灰败凹陷,但吴三省还是瞥见了一张冰冷艳丽的脸。他没忍住又在心里骂了句娘,自己不会差点挖了这人的老相好吧?看着他深情款款地开棺曝尸,吴三省出了一身冷汗,跑他是肯定跑不过了,要真有个什么只能寄希望于包里那几根雷管。


他不动声色地盯着紫胤,看见他从那女尸身上抽下来一根红绳,蹲下来绑在了自己手上。红绳应该是丝质的,刚贴上皮肤时特别凉,吴三省那鸡皮疙瘩轰地满身乱窜,就差往脸上起了。但紫胤捏着他静脉,他没敢挣扎。


“走吧,这个墓里没你想要的东西。”他被牵着往外走。


TBC

不知道有没有h,但是总体来说我觉得还是三叔要攻一点,还有没错,就是特别老特别没有创意的红线定情梗~

对不起古剑的角色们233,全部没有戏份。尤其对不起红玉姐姐不光让你死了还毁容了_(:з」∠)_

评论(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