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poem your pigeon

想把一条路走到尽头,想陪一个人直至分离。

【科雨】喝酒

如果我文艺成功了大概会有点小虐,半现实炮友向,开放性结局预警!!!

王皓爱带人出去喝酒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人,女队的都被喝哭过,更何况八一土生土长的花朵。

马龙这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还是在火锅店包间里一边喝一边哭,捞起一筷子茼蒿说这金针菇有点粗,更有昔日的单纯少年樊振东,喝多了以后去染了个同款杀马特。

后来喝着喝着都喝出非条件反射来了,一听皓哥点扎啤就开始互相安慰。

周雨说,小胖你真不胖,科哥他自己腹肌六块觉得你可爱才这样叫。你最棒了你是八一的顶梁柱,全运还得靠你,大满贯双满贯全满贯都不是问题,在第一上待他个十年刷掉龙哥的记录!

樊振东说雨哥你单打成绩没有特别突出那是因为你用左手而且思维模式还是双打的,昕哥退役了下一个双打王就是你!东京团赛里对国家贡献肯定杠杠的,奥运一完微博粉丝就得上千万,到时候千万记得关定位!

王皓说,你俩抱一起干啥呢?边吃边聊。

一个小时后,樊振东哭着说涛哥天天让他跑万米!龙哥球刁正手拉了半天也拉不到远台没到抢七都崩心态!

周雨哭着说队里腿比他长的都比他重,人比他轻的腿比他短,但咋一个个反应溜儿快?!外媒高清图都得tm是残影,不是全景却也灵魂出窍!

那时里约刚刚结束,对他们这些奥运的“幕后人员”影响还不是特别大。前几天张继科在外面跑综艺,据说又给国乒涨了一大堆粉。世界级比赛刚结束,队内天天看视屏分析完马龙分析波尔,这俩都差不多了还有水谷隼那一大票等着呢。好不容易闲了那么一点,皓哥还要请客,祖国的花朵没被高考压轴题摧残至死,军中的绿叶就先酒精中毒了!

周雨记得张继科讲过一个什么生物理论,无氧呼吸产生酒精啊,什么根啊叶子啊就烂完了,所以得给农作物松土。

真他么的有道理啊,想科哥......

半年眨眼而过,春节左右队内兴起一股直播的浪潮,迅速出现一大批网红,当然也出现一大堆受害者。

比如说,他被粉丝吐槽过的妖娆侧躺姿式在胖儿那儿又被看到了。再比方说,网络知名主播方博...网络知名宠物主播陈玘...网络知名色情男主播张继科......不是!网络知名型男主播张继科间师门情谊的骤然破碎。

还有张主播疯狂的圈粉事态,毕竟咱们张主播以敬业著称啊,为了直播剪头发、为了直播调灯光......

而周雨呢,这方面他好像沾了点张继科的光。毕竟他科哥是个活在别人社交软件里的人。

情人节那天他妈给他介绍了个女孩子,作的要命大冬天要他在公园长椅上等。等了半个小时还没来,一气之下周雨刷了会儿朋友圈,哟吼,皓哥请喝酒!情场失意的周雨同学决定单刀赴会。

也就是那天,开启了他人生不知道该去庆幸还是后悔的新篇章。

那天晚上回家后他给他妈打微信电话,一边打一边借着酒劲哭,先说球,说完了再吐槽那女孩,哪有这样相亲的啊?本来他科哥还要请他吃饭呢,相什么亲啊!黏个假的也没张继科睫毛长!

打电话时他迷迷糊糊地坐在卫生间地板上,说完这句一阵反胃,连忙把手机移开趴到马桶上去吐,也就没听到对面一声极低沉的闷笑。

吐完了他盖上马桶盖冲水,360度全方位无死角地变着法子夸张继科,肤白胜雪这类极其违背客观现实的话都要出来了,别说粉丝滤镜多厚了,这还得加上长城那么厚的磨皮效果。

张继科听笑了,但也没有让他夸太久,“雨哥,你哪儿呢?”

他还记得刚才呕吐和马桶冲水的声音,这个没心眼儿的多半还蹲厕所里呢。

“家里啊,还能哪儿啊?”

周雨迷迷糊糊地回答,然后才发觉不对。他眯着眼睛看了会儿手机屏幕,明明是他妈,咋就突然变成张继科了?

“等着啊,别出门。”

那天晚上的事儿周雨其实记不太清楚了,一是他真有点多了,二是陆陆续续半年多过去发生太多事,而纷杂反复事宜的由头却已不那么重要了。他们着急忙慌地回避掩饰,拼命想要终结现状却如滚雪球一般不受控制地愈演愈烈。而再回到开始...

再回到开始不知道多久之后张继科拍他门,他摇摇晃晃走过去把门打开,然后栽进了对方刺眼柔软的白色羽绒服里。

他们嘴唇贴到一起时张继科在周雨嘴里尝到被唾液稀释过的酒味,滤去了他不太喜欢的苦,只剩下淡淡一层涩,还是暖的。

第二天周雨翻身时小腿肚碰到张继科膝盖,惊的他往上弹了一下,跌回去时张继科不爽地在揉眼睛。周雨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镇定又清晰,“没事儿我拿个手机,科哥你继续睡。”

懵逼的具体体现是什么?不知道干啥!

不知道干啥的时候咋办呢?刷朋友圈!

刷了没几分钟周雨差点越过张继科这座人型大山滚下床再滚到厕所里撞马桶穿越!昨天晚上十点最后的朋友圈好几张都是张继科的图,一看就知道这个人情人节又撩妹了。先开始的配字比较需要想象力,大概就是“厉害了!”、“666”、“不愧是科哥”,周雨还以为张继科直播跑了点火车,翻到最后才看到比较具体的内容。什么社会我雨哥,人狠妹子多啥的...合着张继科开直播吐槽他情人节出去相亲了?

周雨摸出耳机,点开直播,快进了一会儿......

“周雨和情人出去玩儿去了,我不开心。”

“我不开心”!

周雨来来回回听了三遍...张继科也醒了,两人四目相对无言的那几秒钟周雨想问,您看我跪得标准不?

然后就听张继科问:“断片了?”

周雨说:“没断。”

张继科点点头,“你那相亲对象你都没见着咋知道没我好?”

“你世界第一好。”周雨除了喝酒前的非条件反射外的另一个非条件反射让他脱口而出。这能怪他吗?掷地有声后都能回音个几次了他才反应过来,不免绝望地想,这能怪他吗,还不是张继科平时太自恋!他都敷衍恭维成习惯了!

张继科闷闷地笑了,“床都还没下就这么说,夸我还是夸我兄弟呢?”

张继科吃过早饭后套上他的羽绒服外套大大咧咧地走了,周雨收拾了会儿屋子没什么事干,干脆拿出手机看完了情人节各位网红的直播。多看看好像也没啥,全世界单身狗都一样一样的。

再后来皓哥又请喝酒啊,马龙也来了,这是件值得想喝的和不想喝的人都庆幸的事。那天周雨没怎么喝,马龙被撺掇着唱完蜗牛,一个绝对是高的不能再高的哥们说,谁来首童话!

“雨哥雨哥”,樊振东喝的有点多,也不怕比赛时满脑子童话和冷酷到底了,“这我雨哥成名作。”

周雨清了清嗓子,你哭着对我说......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后来我们八一铮铮铁骨的男子汉们睹物思人,便又会想起当年被青岛啤酒和童话支配的恐惧。

当然这是后话了,那天张继科开车来接马龙【不是獒龙獒向,只是龙队说过他喝多了都是老壳给送回去了】看了周雨一眼架起人往外走,说了句:“周雨也跟着上车吧,送完马龙我把你扔回去,咋俩近。”

那是他们第二次上床,在张继科深褐色的床单上搞了个痛快淋漓。

后来就是一而再再而三、永无止尽地借酒装疯。张继科偶尔开罐啤酒看球赛,看完了就在沙发上夸夸周雨,从喉结夸到脚踝,周雨会说他醉了...醉了那当然就要开始乱性了。

对于这样畸形、无名无份的关系他们好像没谁在意,又其实是说没什么好在意的。这是件让彼此都身心愉悦的事,且因为他们的不在意没有对生活的其他方面起到任何影响。有段时间张继科结膜炎,周雨跨坐在他腿上扶着他下巴,往左看往右看,还不准他眨眼。

张继科笑着问他,不眨眼雨哥给什么奖励啊?

说没有影响也不是那么没有,比如那一秒周雨就像低头亲上去,理所应当地像情人那样哄他。

然而他没有,他当然没有。

他从张继科身上下来,把洗好的草莓塞到他嘴里,轻声说:“赶紧好起来吧,没看见网上你粉丝嚷嚷吗?再不好都得跳楼了!”

张继科摊在沙发上笑,他说:“第一次看到说我不打球就去跳楼的评论时我还觉得挺吓人的。老吓人了...”

他蹦了点青岛口音出来,笑着摇摇头。

周雨很少失眠,偶尔的那么几次里,一半是因为成绩、一半是因为张继科。

这晚上两者兼备,也算颇具纪念意义。

他想了很多,越想越清醒。他曾用年龄来解释他和张继科之间巨大的差距,在后来涨球越来越困难之后深刻的意识到对方是多么天赋异禀;他也曾借酒来解释他和张继科间万万不该的性行为,在与那天晚上相似的一次次失眠中突然觉得身心俱疲。

喜欢。

他把这个词嚼碎了往肚子里咽,他看着张继科,那种类似暗恋的情愫便不讲道理地向外蔓延攫住心脏再缠住他整个人。可当他真正见到张继科时,当他们或是勾肩搭背或是肌肤相贴时,这种感觉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又能回到作为后辈和朋友的端正心态,像一株被自己窒息时产生的酒精毒死的藤萝。

张继科身上总有一种让人亲近的气场,人人都爱张继科,却是那种很自然的、纯粹的友谊。就像他毫不吝啬地给予别人的那些。他怎么看都是个性感至极的人,坦荡荡的态度却能很轻易地把人带入直来直去的误区。

当然不是他杀死了那些情意和畸恋,他只是浑身上下都写着“我不会这样对你”、“你也不是这样想的对吧?”

而在他脱掉裤子以后,这种气场就像物理题中让人崩溃的电场突变一样,变成了截然相反的另一种。

“没错我想和你上床”、“你难道不是这样想的吗?”

周雨清晰地意识到他在被张继科支配,几乎是所有意义上的。他在张继科需要个炮友的时候成了他炮友、需要朋友的时候直成钢管。

这不可谓不是件好事,因为张继科将这个度把握地太好,周雨自愧不如。

他会在凌晨四点坐起来等天亮,然后在食堂遇见张继科时勉强笑笑打招呼;他会在一种截然不同的凌晨四点刚洗完澡,和张继科一起边玩手机边擦头;他会频繁地刷新微博评论区,把许昕这类烂人的吐槽给怼回去,和张继科粉丝一起打捞时有时无还评论得过晚的张继科。

他做不到若无其事,他带着皮肉骨血也剜不去胸腔里张继科的影子。

而那些辗转难眠、词不达意都不及见他一面。不及他双眼皮和鱼尾纹连在一起的耷拉眉眼、不及他刺人和胡茬和鬓角、不及他肩背上羽翼丰满的翅膀、不及他口腔里寡淡的烟草味道、不及他闷在胸腔里的喑哑喘息......

亚锦赛、世乒赛、成都公开赛......

上半年大赛较多,比赛局势来来回回颠倒往复,成都公开赛张继科马龙报双打时樊振东一边吃鸡蛋灌饼一边跟他说:“雨哥,这段时间咱们一天四练吧?”

周雨点头。双打的缘故他和樊振东又住在一起了,除了球却也没了什么交流。如果张继科不是那么火的话,这近半年来的热点应当是樊振东一次次败给马龙,类似马龙当初惊天动地的半决赛三连败。有段时间周雨没和王皓出去喝过酒了,他不知道皓哥成为小胖的八一和国家队同时主管教练后对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弟弟有什么影响,也不清楚他此刻对胜利的渴望是否过头。这些都是他无以评判的事,他和樊振东的关系略有生疏——这是周雨必须要承认的。

他们此刻的关系有些像刚调寝室时的张继科和周雨,突然就没了什么别的交流,张继科有时会打越洋电话告诉周雨他那天的比赛出现了什么他认为必须要说的问题,周雨也会把这些可能教练早就念叨过的内容仔仔细细听一遍,然后道晚安。

这才是新老队员之间需要的、有益的交流。国乒明确规定不准男女队员谈恋爱、更何况两个男队员滚上床。不过,滚上床似乎影响反而要小得多。

谁管他呢。

张继科退赛时周雨去房间看他,他趴在床上玩着手机,肚子下面垫着个枕头。

周雨问他,晚上想吃啥,我给你打包去。

张继科左右开弓搓着排位,说你好好休息吧别乱跑了,随便吃点儿就行。明天还有比赛呢......

他推掉个塔,打了个哈欠退出了游戏。

“比赛加油。”

再后来马龙许昕和樊振东赖在张继科房间里不走的时候张继科还是趴在床上玩手机。周雨拎着大包的早餐走进来,谨慎地放在床头柜上,“你们可别指望我再出去买。”

马龙重重的嗨了一声,“吃过了过来的。”

大家在酒店小小的房间里窝了一天,差不多时候马龙说:“发微博吧。”

然后抢了张继科的手机找图,另一个手机在查有什么好吃的火锅。

张继科还是趴在床上,委屈兮兮地让周雨给他带拍黄瓜。周雨按下发送键,有些心不在焉地想,怎么这么大的事,到了张继科那儿就只是一盘拍黄瓜了呢?

而生活本就是这样,你可能刚做完一个让你下半辈子都不好过的决定,但这并不影响你在有限的条件里为自己筹划一顿火锅或一盘拍黄瓜。

回北京后王皓带他们去了家据说口碑很好的驴肉火烧,豪华包间还有个电视。

然后大家开始吃吃喝喝。

吃吃喝喝到一半已经快十点,周雨恍惚听到了句“张继科”。众人面面相觑,一回头,才发现电视上刚好是他的一个综艺。

“唱歌啥玩意儿的。”周雨说,“好像是,那天我微博上看见了。”

桌子够大,大家就都聚到一边看起张继科的节目来了。

还真是个唱歌的节目,而且张继科放进去竟然也算好的。王皓感慨道:“现在的选秀节目真是太没良心了,小雨这样的都能上了,简直是强暴听众的耳朵,”

王皓语速慢,说完这番话大家再评论几句,张继科就第二次上场了。

“夜空中最亮的星......”

镜头围着舞台绕了一圈,他白衬衣扎进西裤里,微微佝着腰。

彼时王皓正吹着扎啤面上的泡沫准备喝,樊振东和王楚钦在抢最后一个饼,周雨刚夹起的海带丝又掉了下去。

大半年前了,张继科顶着个金鱼眼还在跑三创,偏偏这个人唱歌嘚瑟吧啦地爱挑一边眉毛,一个近镜头过去,肿得不能再明显。周雨给他滴眼药水儿的时候问他自己每天滴没,张继科不乐意了,说你咋不夸夸我唱歌好听呢,你就问这个。

周雨觉得这人有毛病,就说你又不是唱给我的。再说了,你唱的那些个分明就比较符合刘指导和龙队的胃口。

张继科笑了半天,说那我还是宁愿你冷酷到底。

过了有点久了,他才又补充,以后再有机会唱首歌给你吧。

接下节目之后张继科仔仔细细研究了一下赛制,他顶多唱到五首。又研究了一下对手,觉得自己选四首歌就够了。

第一首得唱给肖爸,十年肖张,知遇之恩不敢忘;第二首要唱给自己,不会犹豫、不会放弃;第三首啊唱给乒乓球吧,不知道多少个夜未眠,只因为它的出现;第四首,给周雨。

可那天晚上真正唱到最后一首时他突然不想把这首歌送给周雨了,岁月倥偬三十年如白驹过隙,其间人来人往,需要感谢与祝福的何止一个周雨?

如果可以如此大言不惭,那么这首歌要送给所有人。

送给前辈,感谢他们的坚持;送给后辈,感谢他们的追赶;送给教练,感谢他们的谆谆教诲;送给对手,感谢他们或大开大合或刁钻的球路;送给陪练,感谢他们的默默付出;送给亲人,感谢他们的支持;送给球迷,感谢他们的摇旗呐喊;甚至要送给运动员食堂十年如一日勤勤恳恳的工作人员,是鸡蛋灌饼保证了一代代国乒人的早训质量。

周雨放下筷子,学王皓那行吹开啤酒上的泡沫慢慢吞咽起来。

总是把别人喝哭的王皓眼睛突然有些湿润,“会好起来的。”他说,又喝了一大口酒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包厢里空气都安静下来,只剩胸腔中心脏的鼓噪。

周雨夹起那块驴肉火烧,说:“你们不要我吃了啊。”

人们总相信艰难是熬得过去的,一切都只是黎明前的黑暗,是一场慢热的球赛,人人都相信你能逆转。

但不是所有黑暗都是凌晨四点的天空,枯坐片刻便能破晓,就如同有些比赛就是不可挽回地输了下去,一败涂地。

有些黑暗等不来黎明。有些低谷里找不到再爬上去的路。有些雪球越滚越大越滚越快,要停止已然不可能,终将到来的分崩离析也让人提心吊胆。

后来的事总是反复验证着这一点,挣扎过了、被重重拿起轻轻放下,也没能挽回什么。

又或是他与张继科那彼此心知肚明又语焉不详的关系,最严重的时候一罐菠萝啤都能放倒两个大男人。最冷淡的时候三两二锅头也只是和10086聊上半个小时,连着一个月梦里都是话费查询请按一,人工服务请按二。

周雨后来仔细研究过呼吸作用,他发觉无氧呼吸大多数情况下后遗症严重却在关键时刻发挥着无与伦比的作用。

很好的一个比喻,难眠的夜晚里他会反反复复这样想,把和张继科的关系拿出来一遍又一遍地刺痛自己。

他也经常想起在成都的那天晚上,张继科垫了个枕头在腰后面,坐起来拿牙签戳拍黄瓜的情景。

他说:“这也太抠了,连个一次性筷子都不给。”

过会儿又说:“不过也好,环保,节约点儿是点儿。”

这也太抠了,周雨想,不过也好。

End
emmmm那个事件努力淡化了,希望大家不要太在意。还有可能会让大家失望的是下一个烫头里真没烫头!是个Au,敬请期待【可能要很久】


评论(2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