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poem your pigeon

想把一条路走到尽头,想陪一个人直至分离。

一丝不挂历史向番外/鲜衣怒马

【注:与正文时间线无法对接】

我愿你一生鲜衣怒马如少年。


重阳在教堂举行受降仪式时,吴志国刚醒不久。七月时政府公布战势反守为攻,再加上八月上旬美国的原子弹、苏联的兵,小日本心生退意。月中天皇在广播里投了降,兵还没完全撤走,国内两党便迅速开始动作,一方占据大城市,另一方想要农村包围城市,以中小城市为基础进行根据地连线。


吴大队长养伤,在两党交战时态度自然暧昧不明。


日本人签完受降仪式灰溜溜地走了,国内情况却不容乐观,单就谈谈先前在南京国民政府的政策支持下略有改观的民族企业。不仅面临着战后复苏的艰巨任务,还要与美国商品的大量流入作抗争。再加上两党交战时繁重的税务、钞票滥印导致的通货膨胀,南京城里的企业都纷纷倒闭,更何况城外。


张老爷看出事态不对,将家产变卖后携妻子前往香港,1947年初在香港开了私人银行,算是扎稳了根。


与此同时张继科受到香港某报社邀请,从前线赶回南京与吴志国商量后续事宜。同年三月,吴志国大队长职务被罢免。


1947年七月,战势颠倒,解放军转守为攻。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接踵而至,张、吴二人动身前往香港。


1949年四月,解放军横渡长江解放南京,彼时张继科28岁,吴志国45岁。


张公子在香港报社的工作较为清闲,主要写写黄色小说。吴志国开了家酒馆,烟酒并售的那种,白天烟雾弥漫,晚上笙歌不断。


吴志国70岁那年立冬后咳嗽老不见好,去医院检查,医生说肺里有肿块,治疗方法的话就是开胸切除。


医生叫许昕,略小张继科几岁,两人很快成为朋友。听他讲他自己本来在陕西读书,快要学成那年河南饥荒,陕西政府却下令射杀饥民。他看不下去,直接接受offer来了香港。许昕打电话给张继科,说吴志国的情况他研究了三天,想跟他明说。


他没有想到来的是吴志国和张继科两个人,顿时犹豫。最后还是老老实实说了,病人的肺叶有枪伤,一处还是贯穿伤,再加上年龄在那里,开刀风险很大,就算没有死在手术台上,情况也不容乐观。


吴志国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点了一根烟说:“谁也躲不过的就别躲,迎着干他娘的!”


许昕揉揉额头,“这样了还抽,怪不得肺坏成那样。”


张继科笑笑,也不说他,倒是自己拽过来狠吸了几口,“子弹都能挨,你别到时候让我花高价买止痛片。”


吴志国这些年瘦了,皮肤紧紧贴着颧骨,看起来有点风烛残年的味道。性子倒是没怎么变,不甚在意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还咳了两声。


张继科拍拍他背,自己吸完那支烟,杵灭在许昕桌子上。


许昕看着他俩,恨铁不成钢地说张继科,“你呀,迟早也死在这个上面。”


年轻时活的太用力了,只争朝夕、不管不顾,像是香烟一定要燃到尽头才肯熄灭,在鬓角铺陈开细细的银灰。仿若明日将死。也只有这样择日而疯、撞日而死的活法才能在年老时眉飞色舞地谈起过往,鲜衣怒马一如少年郎。


那是张继科到香港后唯一写过的正经报道的最后一段,标题是吴志国传。说是传记,在不知情的人看来,也就是走个格式的小说。


吴志国挨了差不多三年,死的那年天很冷,他躺在病床上,吊着营养液。将死时的形容枯槁、略有些外鼓的眼珠因为深深陷下去的眼窝有些可怖,张继科看着他一步步走成这个样子,有些不忍。


爱的人衰老的过程你全程陪同,一起变老说来是浪漫的事,实际却是刀不血刃的残忍。


大冬天吊水不好受,张继科把刻意定制的棉袖套套在吴志国手臂上,吴志国比去年冬天又瘦了,于是他可以把自己的手也伸进去,握着他的。


吴志国笑着说:“要我哄你?”


张继科点点头,就听吴志国说,寿终正寝是挺好看一种死法了,要是散弹打到脑袋上能崩掉半个,胸口上把肺叶打的稀巴烂,血浆往外冒,身体还在往里抽气,又漏出来,筛糠似的。还有手雷来了啊,肠子都给你炸出来......


旁边床位的病人家属转头瞪他们,张继科笑了,轻佻地吹一口哨。然后看着吴志国说:“我前几天在公园里认识一姑娘,嘴可甜。哪像你,这样哄人。”


吴志国想了一会儿,断断续续地说,家里钥匙还有备用的啊,她只能备用。


然后慢慢睡了过去,张继科坐在旁边守着他。确认他睡着后才说,她没那机会啦,那天推你去公园晒太阳的时候遇见的,你睡着了不知道,我都跟她讲清楚了。


至于为什么明知道这个男人现在每一次睡着都有可能再不会醒还是要留到睡着以后说,他张继科从南京到香港一路一枝花,不要面子的啊?


1997年香港正式回归,舰艇驶离后人们开始狂欢。


许昕和张继科在九龙的一家大排档里吃鲜虾馄饨,那天馄饨店打折,有当初读书普通话学得好的年轻人,兴奋地在叽叽哇哇。张继科说,有什么好得意的,没我讲的好啊。


许昕白他一眼,您张公子还留过洋,英文、港文、普通话,还会南京方言吧。


张继科点点头,吹开葱末喝了口汤。


过度兴奋的人们举着五星红旗大街小巷乱窜,张继科看着,突然就想起很多年前吴志国帽子上的青天白日旗来。


毛泽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邓小平在谈判桌上拿回香港,共产党伟人不少,但再伟大也不能长生不老。


而人存在的意义和伟大的证明,在于被铭记。


end

这个应该可以任性打个tag了吧?

前文戳tag 你打死我吧 反正我这病早就没治了

或者点击领取文包 密码pnga

md文件名都还要和谐...原来我是个pwp选手吗???

评论

热度(6)